梧州长洲“无袍法官”守护公平正义的新模式——平安梧州网
梧州长洲“无袍法官”守护公平正义的新模式

来源:平安梧州网总编室  发布日期:2017-03-28  分享到:

近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长洲区人民法院积极探索人民陪审员全面参与审判工作的新模式,通过陪审员与法官共同亲历审判全过程的方式,进一步扩大司法领域的民主范围,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对审判工作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让该院的“无袍法官”真正成为了矛盾纠纷的“调解员”、法律服务的“宣传员”、司法为民的“监督员”、沟通群众的“联络员”。

诉讼引导室里的“金牌调解员”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件事怎么说都是你不对,当初借钱的时候承诺了今年还,那再困难也要想办法还。”

“李书记,真的不是我不愿意还,实在是现在资金周转不过来啊!325万不是小数目,就是要还也要给点时间我去筹钱啊!

“余立基,你看能不能体谅一下,给罗兄弟点时间去筹钱……20161月的一天,长洲区法院诉讼引导室里,人民陪审员李树新正在采用“面对面”的方式调解罗、余两人的借贷纠纷。

“罗国强回去考虑了一下,觉得一次性归还325万元还是比较困难,他想分五笔偿还借款,并保证今年内一定还完,你看行不行?”面对面调解后的第二天,李树新再次采用“背靠背”的方式分别给当事人打了电话,教育被告要有一个端正积极的态度,同时引导原告依照事实和具体情况做出一定的让步。

在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后,双方当事人达成了分五次偿还借款、罗国强放弃要求被告支付借款利息的调解协议。

李树新是长洲区兴龙街道办事处两广社区的党支部书记,更是长洲区法院的“金牌调解员”。20162月,李树新同志因陪审工作成绩突出,被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评为2015年度优秀人民陪审员。

长洲区法院政工科科长莫小军介绍,2011年至2015年的5年里,该院每年审结的案件从955件上升到2547件,而在这五年里,法院的审判资源并不能得到相应的增加。自2013年始,该院开始探索在立案庭成立诉讼引导室和人民陪审员调解室,引导当事人与人民陪审员签订委托调解协议,将大量法律关系单一、案件争议不大的案件分流至诉前调解和立案调解阶段。

该制度启动以来,每年在立案阶段调撤案件均达到全院调撤案件的60%以上,大量涌入法院的矛盾纠纷得到了及时的化解,有效缓解了长洲区法院案件逐年增加、审判力量又相对不足的矛盾。

法院审判席上的“响亮发声筒”

“我们当庭合议一下,被告保险公司要求增加‘被害人的死亡赔偿金是否能按城镇标准计算’为本案争议焦点,你们的意见?”2016,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庭审现合议场,审判长征求合议庭成员意见。

“我不同意增加这一点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我认为我们合议庭之前归纳的争议焦点‘原告诉请的各项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已经包含了这一点的内容,没有必要再增加。”人民陪审员陈晓红的合议意见有理有据。

近年来,长洲法院加强了对人民陪审员的业务指导和培训,除每年组织不少于3次的集中业务培训外,还组织资深法官以传、帮、带的形式在具体案例中对事实的认定和法律适用与人民陪审员进行业务交流和探讨,不断丰富他们的审判工作经验。开庭前,更是要求陪审员与主办法官一起阅卷,一起梳理证据,一起归纳争议焦点,一起制定庭审计划。

2016年,韦某等五人诉被告苍梧县水利电业有限公司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的法庭调查的发问阶段,原、被告双方对受害人生前是否连续一年在城镇居住生活或收入来源来自于城镇存在较大争议。

“原告,你儿子触电死亡前每个月都拿钱回家吗?每个月工资多少?怎么样领工资的?经常都有工做的吗?”人民陪审员李巧琼在庭上连续发问。

“收入有时多有时少,有工作做的时候每个月就有几千块钱,没有工做就没有那么多。”韦某回答。

通过这些年定期业务培训、远程网络培训和长期的审判实践,我们已经较好地掌握了必要的审判业务知识和审判业务技能,提高了判决说理和解决纠纷的能力,在审判过程中‘响亮发声’已成常态,陪而不审、合而不议的现象得到了真正改变。”庭审结束后,李巧琼深有感触地说。

判后答疑时的“温和解说员”

“梧州市市政管理局给原告发放的准予登记备案通知中要求,原告要在选举产生之日起30日内向长洲区大塘街道办事处备案,但原告提供的证据中没有显示其向大塘街道办事处备案过,原告未经合法程序而成立,不具备主体资格,法院不应该判我向其交纳物业管理费。20161021日,梧州市梧桐新苑业主委员会诉被告李某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人民陪审员、大塘街道办京梧社区主任黄子娟在为被告李某进行判后答疑。(后面对话看得我眼花,你简单说一下,注意细节描写)

“大塘街道办事处当年确实没有向原告发放准予备案的书面文件,当时的程序对此没有硬性要求,但梧州市市政管理局给原告发放的准予登记备案通知当时是由梧州市市政管理局发放到我们办事处的,我们办事处书面通知了原告到我们那里领取,所以原告实际上还是在我们那里有备案的,是合法成立的。”

“我没有和原告签订过任何物业服务合同,双方不成立物业服务关系,原告无权向我收取物业管理费。”

“原告经业主大会表决通过成立物业管理处进行自治管理,根据业主大会的授权负责小区的物业服务,与你之间形成的是物业服务法律关系,这种特殊的物业服务法律关系是基于法律的许可和业主的自治产生的,并非基于合同。所以,你实际上已经享受了原告的物业服务,就应该承担交纳物业管理费的责任。”

莫小军说,长洲区法院的人民陪审员大多是从社区、村委会、学校等各个不同的单位选任的,他们来源于群众,熟悉群众,贴近群众,更能反映群众的心声。因此,在案件参审人员的安排上,该院尽可能地安排他们参与其辖区内纠纷案件的审理,充分发挥他们的岗位优势和工作特长。2016年该院更是创新性的建立了人民陪审员判后答疑制度,协助案件主办法官做好当事人的思想教育和矛盾化解工作。

去年以来,长洲区法院人民陪审员参与判后答疑约500余次,服判息诉率较往年有所降低。

(梧州市长洲区人民法院  伍超婵)

版权所有:中国共产党梧州市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桂ICP备15009969号   桂公网安备 45040502000009号
网站主办:中国共产党梧州市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梧州市平安办
电话:0774-6022086  邮箱:pawzw@163.com